Monday, 2 April 2007

唐崇榮牧師自述見證



我是在中國大陸廈門出生的。兩歲時,我的家人接受福音。一年后,我的父親离開世界,我成為孤儿了。我六歲讀書時,曾經問媽媽,“為什么別人有爸爸,我沒有?”“他早就走了!”“到哪里去?”“很遠的地方!”“什么時候回來?”“永遠不回來!”“為什么?”“因為他死了!”感謝上帝,照他自己的應許成為孤儿的父親,成為寡婦的怜恤者。

我記憶很深的是七、八歲的時候,每天早上起來,最先听見的總是忠心敬虔的母親向上帝禱告的聲音。我八、九歲的時候,她就要孩子們每天先与她一同禱告一個鐘頭,然后再放我們到學校去讀書。九歲半時,我母親感受到主的帶領,就把所有的孩子盡可能地帶到南洋去。當時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但到了南洋几個月后,中國大陸便落入共產党的手中。當我十二歲時,領受了特別的感動,就在一次奮興會中,把自己奉獻給上帝,立志一生做主的工作。從那時候開始,我就常常讀圣經,在學校里面做見證,把耶穌基督介紹給別人,帶領人到教會和主日學去。

但到了十七歲時,無神論、進化論、辯證唯物論、共產主義的思想侵蝕了我的基督教信仰,使我整個年輕時代,向往著振奮人心的共產主義。就在那個我几乎要脫离基督教信仰的最危險時刻,我在上帝面前說:“主啊,如果你是真的上帝,你的道是真理的話,你解答我問題,使我解脫、使我肯定,重新接受你是基督,接受你的道是真理;否則的話,我就永遠离開你。如果你解答我的問題,我就立志到世界各地,在你的引導下,去解答別的青年人的問題。”如今我在聚會中解答很多問題,原因是當時我對上帝的承諾。上帝感動我、呼召我,使我痛哭流淚,深深感到我是罪人,耶穌基督為我死在十字架上,我應當接受他做我個人的救主。但是,真覺悟到他是我的主和我應當真心歸向他的時刻,卻不是在聚會中,而是在路途中。當時我應該回到蘇拉巴亞城去,從火車站下來走回家的半路上,我覺悟到基督是我的救主。當我把頭抬起來,我發現這宇宙是上帝所造的,基督是天地的主。當我從上看到下的時候,一個很清楚的觀念浮現出來──他為我死,為我流血舍命,為我受了咒詛,為我領受神的審判,為我被釘在十字架上。我的心完全被改變過來,感到基督是為我唐崇榮而死的,那我活在世界上是為什么?

當我看見一切都這么美的時候,突然間發現,在路上行走的人是最可怜的,因為他們在世界上忙忙碌碌,卻不知道死了以后要到哪里去?誰把福音傳給他們?就在這件事發生后的第三天,我听見上帝在我心中的感動,叩我心門的聲音,我知道這是從天上來的呼召,就把自己奉獻給上帝做傳道人。那是1957年1月9日,是43年以前的事情。從那天開始直到今天,同樣的信心、同樣的心情、同樣的負擔、同樣的火熱,從沒有衰退和減弱,從沒有失去從天上來的异像和感動。

2 comments:

C. Youth said...

唐崇榮牧師 was one of my early faith building author. I read his book, not many though, and they influence and build my foundation! Thank God for him!

mc said...

AMEN!Thank GOD for u too:)